同人文-【諏紗】即使被隨意對待,小宮さん也不會對諏訪さん生氣 01

 

 

  三年級第一次生放送

 

 

「黛雅雖然是學生會長,但其實挺脫線的。」

「等等,一定要用這麼直接的說法嗎?」

 

  明明是在討論哪個角色比較可靠,自己所飾演的角色不但沒被點名,還反倒被損了一下,雖然大家都知道只是說笑,但小宮有紗心想不反駁一下可對不起那凜然傲直的黑澤黛雅。但從她的回應來看,她自己也沒有完全否定黛雅有些呆呆的這點。

 

「挺脫線的。」

「還說了兩次w。」

 

  沒想到對方仍不為所動地重述了一遍,臉上的笑意甚至比方才更加明顯。讓一旁未受波及的鈴木愛奈不由得感嘆這位夥伴的毒舌程度。

 

「就不能說得委婉點嗎,我心裡都有些受傷了。」

 

  有紗本以為加重語氣能讓對方的態度有所轉變,沒想到還是失敗了。 心裡已經舉雙手投降的她,帶點委屈與不滿的小表情轉頭對上身旁人的視線,看能不能得到不一樣的回應,然而…

 

「啊,這樣啊。」

 

  比外表給人想像的還要低一些的聲音,輕描淡寫地說著那幾個字,吊梢眼因為笑容而微微瞇起,薄唇勾勒出好看的線條,不同平時恬靜的微笑,整齊的齒列與具有特色的笑聲,顯示出這個人,諏訪ななか,心情正好著。

 

『好吧,就隨她吧。』

 

  說不上是無奈或妥協,就是種莫明的感覺讓有紗打消了與すわわ爭論的念頭,轉而回以一個笑容為這段小插曲做個結束。啊,不過接下來的生放送裡,還有發生過幾次類似的情況,這就不再多說了。

 

 

  生放送結束後,すわわ因為明早還有其他工作,就與經紀人先行離開了,離開前還不忘跟她最喜歡的愛奈擁抱一下,有紗也對這畫面司空見慣了。送走すわわ後,明天沒事的兩人,慢悠悠地邊收拾東西邊閒聊著。

 

「那時候我還以為ありしゃ要對すわわ生氣了呢。」

「生氣?不會啦,而且當時還在生放中啊」

「也不是說真的生氣啦,就是故意生氣…做做效果那樣?」

「喔~嗯?我沒有嗎?我不是有反駁嗎。」

「有是有啦,但到後來氣勢就弱掉了。你看,我冷場的時候你不就很嚴厲嗎。」

「是這樣嗎?」

 

  順著對方的話語,有紗回想剛才所發生的種種,的確如愛奈所說,自己有些說不過すわわ。但奇妙的是,幾次被すわわ如此刻意針對,心底卻沒有一絲不平衡的感覺,明明對其他人就會有不想服輸的好勝心,為什麼對她就…

 

「吼~真是的!ありしゃ都偏心,只對すわわ溫柔,對我就那麼凶。」

 

  有些甜膩的聲音把有紗從思考中拉了回來。嘴上說著抱怨的話語,雙手卻拉著有紗的手輕快地甩阿甩的,任誰一看都知道這小個子只是在撒嬌,並沒有真的不滿。

 

「好啦好啦,以後不會了。」

 

  伸手摸摸面前這隻小貓咪的頭,小貓馬上就露出滿足的笑容,蹭了過來。與黑澤黛雅一樣有些脫線的小宮有紗,注意力一下就被愛撒嬌的小貓給帶走,剛剛還在思考的問題也全被拋諸腦後。

 

  而那問題的答案要被這位當事人知曉,還是好久以後的事。

 

 

 

  待續

 

-----------------------------------

 

 

  站了冷門CP就要有餓肚子或沒糖吃的覺悟,但被逼到某個地步,就會獲得自己產糧的技能(並不會)

 

  我沒什麼寫文經驗,又是中之人,還是互動超平淡的一對,所以我內容寫得很平實,也覺得這樣淡淡的感覺比較貼近兩位人物間的氣氛(其實就是我想像不出來這倆能有什麼臉紅心跳的劇情啦w)

  而為什麼下這標題呢,是因為我一路看下來,總覺得sww對有紗的態度有些隨便,又常常欺負她,可是有紗不但不在意,還反倒有些寵溺sww。本來還以為是我自己想太多,但看到有人跟我同樣想法,就堅定我站這對的決心(啥鬼),寫文當然也要寫這主題啊。

  是有意想寫長篇,畢竟這篇根本沒寫出個什麼嘛w。打算從這篇的三年級第一次生放,照著時序一一寫下去,劇情也會跟真實發生過的事有關聯。

  說是這麼說,但能寫到幾篇我也不知道w,至少02算是完成了啦,03…再說吧(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