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諏紗】即使被隨意對待,小宮さん也不會對諏訪さん生氣 02

 

 

  三年級第二次生放

 

  諏訪ななか覺得自己跟她所飾演的果南並不相像,果南總是很開朗樂觀,作為獨生女卻很懂得照顧人,哪像自己,不活潑又有些認生。真要說像的地方,大概是腦袋空空,什麼事都不去多想這點嗎?還有就是,喜歡鞠莉,當然也很喜歡飾演鞠莉的鈴木愛奈,可惜沒有分在同一個小隊裡。

 

「我跟すわわ一樣是AZALEA的

「我是Guilty Kiss

「真難過…」

「別這麼說啦。」

 

  生放送中剛好聊到分組的話題,三年級裡,すわわ有紗同為AZALEA的一員,愛奈則是分在Guilty Kiss。沒能有更多的相處時間讓すわわ感到有些可惜,越過有紗向愛奈伸出了手表現出不捨的樣子,愛奈也有些半哄地回握過去這畫面在旁人看來,就像電視劇裡男女主角將要離別的戲碼,而被夾在兩人中間,被迫近距離觀看這場戲的小宮有紗,其實並不介意她們在自己面前放閃,但為了讓劇情…不對…是為了讓生放送能繼續進行,得想個辦法打破她們的兩人世界,演員魂也因此小小爆發了。有紗看著兩人緊握的手,露出難過又帶些不滿的表情,習慣性地先看向すわわ,對方也回看了過來,卻只是輕輕笑了一下,發現這招沒用於是轉而看向另一邊的愛奈,低低的唸了一句:

 

「我被排擠在外了嗎?」

「沒這回事啦,最喜歡黛雅了!」

 

  愛奈馬上慌慌張張地解釋,空著的一隻手抓起有紗的手搭到她與すわわ相握的手上,額頭也靠上有紗的肩膀,拼命地展現出她絕對沒有要冷落有紗與黛雅的意思。另外兩人看了到愛奈這反應也笑出聲來,與此同時,すわわ輕輕拍了拍有紗的手,算是為剛才的不理不睬致歉一下。

 

  但不能說的是,すわわ其實是有些故意這麼對待有紗的。不同於她自己與果南,她覺得有紗跟黛雅算是相像的,不論外表還是個性,在錄完二單的廣播劇後也更加確信了這個想法。兩人都有穩重可靠的一面,但同時又有些小天然,不難理解鞠莉喜歡捉弄黛雅的心情,加上有紗比黛雅更開得起玩笑すわわ想小小捉弄人的心情也就此被激起。

 

  於是造就了兩人相處模式的第一個元素:諏訪ななか對小宮有紗的態度很隨便,而且是故意的。

 

  知道了すわわ的想法後,我們再回來看看生放送的情況。三人正在介紹觀眾們寄來的插圖,其中一張圖上畫著三人臉貼著臉擠在一起,十分逗趣可愛,看著都忍不住跟畫裡的人物露出一樣的笑容了,不過這畫裡有笑的也只有果南跟鞠莉而已,被夾在中間的黛雅,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大概是覺得兩旁的人太不正經了吧。『還真嚴肅呢,黛雅,明明可以不用這麼認真的,嘛~這也是黛雅可愛之處。』すわわ在心裡如此評論著,視線緩緩移到拿著畫的那人臉上,『如果是有紗就不會這麼嚴肅吧,看她也常跟其他人一起胡鬧,光是顏藝就可做一堆表情包了,真搞不懂事務所怎麼會允許她這樣玩,因為是演員嗎?話說回來,我也常對有紗玩笑或說些毒舌的話,但她好像都不太對我擺臉色,也許我可以試試看…』すわわ在心裡盤算了一,接著,手就很不客氣地往那人臉上擠去…

 

 

-----------------------------

 

 

「今天的生放送真開心!大滿足~」

「最後那題有紗你笑得太誇張了,還大吼大叫的。」

「因為妳們的回答太精彩了嘛!現在回想起來又要心跳加速了!哈哈哈!」

 

  工作結束後,大家都各自解散回家,剛好同方向的有紗すわわ,並肩走在往車站的路上。有紗看來還沉浸在剛才生放送的興奮情緒裡,臉上的笑容一直沒緩過。

 

「還笑,明天臉頰肌肉痠痛可是你自找的喔。」

 

  すわわ戳了戳有紗的臉,幾個小時前她也做過類似的事,而這次也得到了差不多的反應,對方一副完全不介意的樣子,還像個大型犬般傻笑,如果有尾巴的話,一定正興奮地搖來搖去吧

 

「吶,有紗。」

「嗯?」

「給妳捏一下我的臉。」

「捏臉?為什麼?」

「沒什麼,戳了戳發現你的臉頰挺軟的,就好奇我們誰的臉比較軟,想比較看看。」

 

  雖然是有些牽強的理由,但すわわ自己平常就挺我行我素的,應該可以蒙混過去吧?

 

「好奇…啊,妳該不會是在意剛才生放送你過來擠我臉那件事吧?那不要緊啦,我知道妳只是開開玩笑,我不介意的。」

 

  沒想到小宮さん卻在這個時候突然精明了起來,一下就發現すわわ的意圖,但其實這也只是第一層意圖而已,すわわ還是可以繼續她的計畫。

 

「欸?我不是那個意思啊,真的只是好奇。」

「是是是,只是好奇是吧,知道了。」

 

  有紗明顯還是不相信這說法,但還是順著對方的意思,伸手捏了一下すわわ的臉,力道輕得像在捏小嬰兒的臉似的。

 

「哇~すわわ你的臉好軟喔!」

「…」

「這樣比下來應該是我輸吧。」

 

  有紗改捏自己臉,認真地比較了一下。すわわ則對自己被當成小孩子對待感到有些好笑,但她還沒有放棄想試探有紗的打算,該出點狠招了。

 

「是這樣嗎,那我也來試試。」 

 

  すわわ用雙手狠狠地捏上有紗的雙頰,甚至還左拉右擠了一番。

 

「啊啊啊會痛啦,不要捏這麼大力啦。」

「不痛還叫作捏嗎,剛剛給過妳機會的,是妳自己不把握。怎麼樣,還要反擊嗎?」

「不了,就當作我輸的懲罰吧。」

「明明一開始就知道我是要給你賠賠罪,結果怎麼變成你給自己加懲罰了啊。」

「啊,真的欸。」

有紗果然很傻呢。」

「那還得請我們諏訪さん今後多多照料囉!」

「欸~」

「呵呵。我啊,能你分在同一個小隊感到很高興喔,真的。」

 

  すわわ見對方柔柔一笑,眼底蘊含著真摯的情感與純粹的喜悅。すわわ很熟悉這種眼神,因為有紗一直都是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的。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現在,她開始有些了解其中所代表的意義了。

 

  兩人的相處模式的第二個元素:小宮有紗什麼事都會讓著諏訪ななか,而且是不自覺的。

 

「我也很高興喔。」

「真的?」

「嗯,很高興有個笨蛋在身邊給我欺負。」

「什麼啊,真過分。」

 

  不慍不火的鬥嘴,恰到好處的距離 ,相視而笑,莫逆於心。

 

 

待續?

 

 

 

------------------------------

以下作者廢話

 

有幾個地方我很想插些搞笑的段子,後來還是忍住了,畢竟剛開始還是要留點矜持,像曾經的sww那樣(笑)。之後說不定就會開始出現很蠢的對話或敘事也不一定,尤其以小宮桑為主要觀點的時候(喂)。

 

接下來就是9人的二單發售紀念生放,如果有下篇的話|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