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諏紗】即使被隨意對待,小宮さん也不會對諏訪さん生氣 03

 

Aqours二單發售紀念生放

 

 

「元氣全開Da…欸?不是要一起做嗎?」

「啊啊!抱歉抱歉!」高槻かなこ發現自己會錯小宮有紗的意思,既抱歉又好笑地往有紗肩上靠了一下啊。而其他人也被這倆的默契之差給逗笑。

「再一次喔,預備…」

「「元氣全開DayDayDay!」」

 

  兩人用著意義不明的表情跟手勢,就這樣把別小隊還沒發售的歌給玩壞,這就是未來在日本有「煽りに定評のある(煽風點火專業戶)」評價的AZALEA,至於是什麼事件而得到這評價的,之後再說吧,這裡就先不要欺負某A桑了。再說,現在還有一位AZALEA成員仍保持在優等生乖寶寶狀態。

 

「すわわ已經受夠這個小隊了吧」

「你不吐槽說『妳們這樣還算大人嗎。』」

「…(*´・ω・*)

 

  諏訪ななか今天格外的安靜,明明之前九人跟三人的生放都還算有話的。但如果是對她有一定了解的人,細想一下大概就能推出原因:第一次九人生放,是剛結束活動演出不久,すわわ還保持著在台上時的亢奮心情,加上比較有節目經驗的她,第一次生放要多出點力協助進行跟帶節奏。而三人生放人數較少自然就不能偷懶。現在,大家都有過幾次經驗,氣氛也都帶了起來,すわわ也就展開她的swworld,或是俗話說的"我就笑笑不說話"模式。當然也有可能單純只是昨晚看深夜動畫跟玩SIF到太晚所以精神不佳而已。不管理由是什麼,成員們也多少了解すわわ就是這樣的個性與作風,但還是會擔心她在節目上太安靜會變成扣分的點,所以會時不時把話題帶到她身上,希望她能活躍些。的確,是有部分觀眾覺得她這樣不好,畢竟團體也才剛起步,應該把握機會多點自我表現。但也有一派頗具遠見的觀眾表示:「請珍惜現在這個安靜的すわわ,以後你會想念她的。」所以到底是好是壞,就留給未來的觀眾去評價吧。

 

  我們現在還是把注意力放在AZALEA音樂劇團的首次演出上吧,這是一齣沒有劇本,沒有事前商量,完全靠團員即興演出的表演:

 

「該怎麼辦呢,誰來給我加油打氣吧('o')

Golden Week~~卻還有人在工作著~~\(´*)ノ」

「你是誰~~('o')

「我是~~\( ´Д*)ノ」

 

  有紗迫真的演技與King嘹亮的美聲,只用了短短幾句詞,就已經讓在場所有人及觀眾們笑成一團。King一直遲遲沒有接下句,而是不斷用眼神跟手勢暗示すわわ加入,後面的成員也注意到了,開始鼓勵すわわ上前。

 

「すわわ快上!」

「すわわ!」

「…」

 

  すわわ舉步維艱地走向場中央,可以看得出她內心其實是拒絕的…啊不…看得出她很努力想跟上同伴們的演出。有紗King看到すわわ靠了過來,便再重複一次台詞給すわわ製造一個切入點。

 

「你是誰~」

「我是~」

「是來替妳加油的啊~~」

「謝謝妳們~」

「大家一起唱吧~」

「我們是~AZALEA~~」

 

  這便是AZALEA極具某種色彩的歷史鉅作,此後每到黃金週的時節,人們就會想起這段演出,雖然本人們似乎都早已遺忘,又或是不願想起?

 

--------------------------------------------------------------

 

「すわわ昨天好安靜啊,之前三年級也是這樣嗎?」King把昨天生放的照片上傳後,向一起出來吃飯的有紗如此問道。

「不會啊,三年級的時候她還挺有精神的。」

「欸~那為什麼…是我太胡來了嗎?我SIF挑戰不夠認真?還是說不該勉強她演那個音樂劇…」

「沒事啦,すわわ本來就是一副自我步調的樣子,但該配合的地方她還是願意配合的,かなこ妳也照自己的方式來就行了。

「這樣啊…」

 

  King雖然表面上像個搞笑藝人一樣胡鬧,但其實很細心在觀察周遭的人事物,總能恰到好處地銜接別人的話,或是製造機會給別人。跟好動的一年級組在一起時,要做到這點很容易,但在AZALEA這個新環境裡,好像就沒那麼簡單了,或是說,還要多花些時間了解這兩位成員的行事作風。『跟有紗就是要多培養些默契,還有跟上她時而的突發奇想。すわわ則是情緒起伏不大,這邊用很嗨的方式去互動反而會造成奇怪的溫度差,得換個法子才行…來問問有紗的意見吧,也順便胡鬧一下(*ˋڡˊ*)

 

「嘿嘿,那我來把すわわ帶壞好了(ω)

「喂喂,妳別亂來啊。」

有紗難道不希望すわわ變得活潑嗎?」

「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

「不不不,那是"三年級的すわわ",應該也要有個"AZALEA的すわわ"才行。

「那是怎麼樣的呢?」

「我想想,最直接的方法果然還是搞笑吧,像音樂劇時那樣很歡樂的,比如…」

 

『我們是紅綠燈戰隊!但我的名字不叫綠燈而是海·帶·綠!我們首要的任務是打倒特命戰隊!出動〜=Σ((( つ•̀ώ)つ」

 

「不,我想すわわ這輩子都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而且為什麼是打其他戰隊啊?還是特命戰隊,那我該怎麼辦啊?」

「不行嗎?那不然試試抖S大小姐!」

 

"トリコリコPLEASE"?哼,"PLEASE"根本是多餘的,俘虜什麼的直接硬抓過來不就得了,不,不要當俘虜,當本小姐的奴隸還差不多,呵呵呵。」

 

「感覺會對形象造成不良的影響。」

「不行嗎,還是可愛一點的,像吉祥物的感覺!」

 

『哇啊~在AZALEA裡我就變成最小隻的了~吉祥物?才不是啦!啊,也不能說我像水獺喔!我會生氣的(̀ н ́# )

 

「好可愛…啊不對,這…這太做作了。」

「欸~搞笑耍狠賣萌都不行,那…超高校級的菁英!戴眼鏡那種!」

 

SIF? 這麼簡單的遊戲,Expert我隨便打都FC,今年的全國大賽冠軍…算了,讓給你們這些凡人去爭吧,我要去拿小組對抗賽的優勝了。』

 

「不愧是SWPro,小組對抗賽我們一定會贏的!不過超高校級…好像在哪聽過…啊啊啊夠了!這些根本就行不通嘛!」

「我的點子都不行,那換有紗妳來想。」

「我不是說了嗎,就照自己原本的方式啊,現在這樣的すわわ就很好了。

「真的原本那樣就好?妳不期待嗎?期待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King一改方才輕鬆的態度,意味深長地詢問。

「蛤?什麼啊?」

「唉…你真的很遲鈍欸,我問你喔,三年級平常在一起時,すわわ都是怎麼樣的?」

「額…抱著愛奈?」有紗回想起三年聚在一起時的光景,不少諏奈的合照還是她幫忙拍的。

「嗯嗯,但在AZALEA就沒有愛奈可以抱了,所以…」

「所以…她會抱我們囉!」

「我覺得不會。」

「欸?為什麼?」

「すわわ不是說比較喜歡抱小個子嗎,我們已經輸在起跑點了。

「比較高卻輸了嗎…」

 

  其實這兩人也不是完全沒被抱過,但次數頻率跟其他人比起來確實少很多。

 

「先不用急著失落嘛,雖然她不會主動抱過來,但她喜歡肢體接觸這點是不變的。而且,少了可以出手的妹子…這樣講好像有點難聽…可以陪她玩的對象,すわわ不就變得乖很多嗎,像今天的生放那樣。

「是這樣沒錯,但這不就是妳剛剛一直在煩惱的嗎。」

「沒有煩惱啊,我早就想好了。」

「那妳剛才講的那麼多是?」

「隨便說說逗妳玩的。」

「妳…我要回去了…」有紗輕輕翻了個白眼,作勢要離去,King馬上伸手拉住了她。

「啊啊小宮桑別走啊,你走了我該怎麼辦,還有我們可愛的妹妹怎麼辦(Д`)・゚・。。」

「又在演哪齣啊,而且為什麼是妹妹,一般不都是"你走了,我們的孩子怎麼辦。"這樣嗎…欸不對,我怎麼也跟著演起來了(# Д)

「是妹妹沒錯喔,讓すわわ當我們的妹妹,這就是我的想法!」

 

  上一秒還在假哭,下一秒又突然正經起來,有紗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卻也還是被King提出的這個想法給吸引住。

 

「すわわ當妹妹…」

「是的,すわわ身上其實有不少妹妹屬性呢,加上我們倆在家都是姐姐不是嗎。

「嗯,但我家是弟弟…」

「沒關係,只要拿出姐姐的樣子就好了,這樣すわわ可能就會向妳撒嬌喔(ω)。小宮姐姐沒體會過被妹妹撒嬌的感覺吧,想像一下,すわわ用著朝上的視線看著你,一手捏著妳的衣角拉了拉…」

 

 

--------------------------------------------------------------

 

 

  幾天後,在練習室完成團練,成員們利用剩下的時間自主練習

 

有紗,這個動作的順序小心不要搞錯了喔。」

「知道了,謝謝。」

 

  這幾天有紗一直在反覆思考King說的話,すわわ確實是有像小孩子的一面,她喜歡可愛的東西,愛穿輕飄飄如公主般夢幻的衣服,看上去常給人不到二十歲甚至更小的錯覺。喜歡跟厭惡都會很直接表達,也會有鬧彆扭的時候,但更多的是沉著冷靜,以及堅持不懈的毅力。這樣的她,會向人撒嬌嗎?

 

「…吶,すわわ是獨生女嘛,那會想要有兄弟姐妹嗎?」

「這個嗎…想要有個弟弟或妹妹吧,年紀小我很多的那種。」

「呵呵,很像妳會喜歡的。那如果是哥哥或姐姐呢?」

「嗯…不知到欸,親戚的哥哥姐姐們都對我很好也很疼我,但也說不上很想要有哥哥姐姐。」

「因為すわわ太優秀的緣故吧,輪不到哥哥姐姐來照顧,自己就能把事情做好。像我們雖然只差一歲,但放在學校裡也算是前後輩,年長我卻總是讓妳操心,一點都沒有姐姐的樣子,剛才的舞步動作也是妳提醒我注意的。」

「人各有所長,也不是年齡高低決定一切的啊,我覺得有紗當姐姐很好啊,什麼都敢嘗試,敢承擔,是很令人敬佩的榜樣。」

 

  『那妳會想讓我當妳姐姐嗎?』

  原本就很不好意思說出口,被すわわ半誇半鼓勵後就更難說了。有紗只能在心裡氣自己為什麼老在すわわ面前講些弱氣的話。

 

  就在這時…

 

「我要去一趟便利商店,有要幫妳們買什麼吃的或喝的嗎?」

「喔,要改行當跑腿職人了嗎?」

 

「話梅…」

rkk你不是才剛吃完一包嗎,不能再吃了啦。」

 

「有點想吃納豆。」

「為什麼是納豆啦,哈哈哈。」

 

「運動飲料!大罐的!吃的就不用了,我這裡還有果凍。」

朱夏妳包包裡也太多零食了吧,是小孩子嗎。」

 

  大家開始七嘴八舌講自己想買的東西,愛愛也真的像個職人般專業地一一記下來。

 

「愛愛我跟你一起去吧,怕你一個人拿不動。すわわ要什麼?」

「…」

「還沒想好嗎,運動飲料?還是果汁?」知道すわわ會花比較多時間考慮,所以有紗很有耐心地邊提供意見邊等她決定。

「…果汁吧。」

「嗯。愛愛,你那邊好了嗎?」

 

  有紗才向前走個兩步,運動外套的袖子卻突然被什麼給扯住,回過頭一看,是すわわ拉住了她。只見すわわ抿了抿嘴,抬頭看向自己,睜著圓圓的眼睛糯糯地講了句:

 

「…還有冰淇淋…」

「好。」

 

  有紗輕輕地笑了一下,手很自然而然地去摸了摸すわわ的腦袋。すわわ也是見到對方伸手過來,下意識微微低頭並瞇起眼睛,像個順從的小動物一樣乖乖任人摸頭。

 

「感覺不錯喔。」King遠遠看到這幕,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剛好被身旁的其他成員們聽到。

「嗯?什麼不錯啊?」

「納豆啊,我可是大力推薦的喔,還想讓它在團裡流行起來呢。」

「讓休息室裡都堆滿納豆,這樣嗎?」

「那什麼啦,才不要勒。」

「欸嘿嘿,好像很有趣…」

 

 

 

  人們習慣只用一句話去概括一個人的個性,但一個人其實是有很多面向的,面對各種的事件或與各樣的人互動,所展現出的面向也有所不同。同理,兩個人之間的相處也不會永遠只有一種模式。

 

 

  待續

 

--------------------------------------------------------------

以下作者廢話

 

  怎麼King一出場畫風全變了,上篇說好的矜持去哪了w

  King的部分寫得我自己都樂了起來,但就像文裡寫的,King不只是帶給大家娛樂,在許多重要時刻她都展現出很好的觀察力跟應對力,真的要給她大推一下!

   這次用了很多的顏文字,不少是跟すわわ學來的,覺得這樣比較有畫面感,但也不是以後都會這樣用啦。是說不覺得這個(*ˋڡˊ*)King還挺像的嗎,然後這個(̀ н ́ )是すわわ瞇眼鼓臉的樣子。順便小小預告一下,這個時期的有紗還不太會用顏文字喔,是開了推特後突然變得很會,不知道是誰教的呢(ω・)

   這次的內容就有點打臉我自己的標題w,把兩人比較不一樣的一面展現出來。就像文裡最後一小段所表達的,不同人物搭配會有各自的互動方式,不知道這次有沒有把"有紗&King""有紗&すわわ"兩組不同的對話氣氛好好表達出來呢?之後其他人物的戲份也會慢慢增加,我也會盡量去抓住她們的個性跟互動方式,例如大家都很期待的互懟組(欸不是說好這次不欺負rkkw)

   說明一下,抓袖子那邊是參考今年感謝祭azalea talk stage開頭,すわわ發現麥出問題後,一手搭上King的手臂向她求救,還有後來乖乖站著讓有紗調麥的樣子,太可愛了就忍不住提前拿來寫了。其他像納豆等等的梗,也都是參考真實事件不是我亂講的喔w

 

  下集預告:SIF感謝祭2016。還沒想好要寫什麼,歡迎大家提供意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