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諏紗】即使被隨意對待,小宮さん也不會對諏訪さん生氣 07

 

 

 

  【7/8 下午 生放送前】

 

「妳已經到了啊……?」

 

  打開休息室的門,看到有紗坐在沙發上便打了聲招呼,卻沒得到回應,走近一看原來是睡著了,看她最近都挺忙碌的,常常一早就開始工作,到晚上會沒精神也是難免,偏偏生放送都安排在晚上,還真辛苦她了。距離開會還有一段時間,就讓她再睡一會吧。

 

  坐到有紗的旁邊,環顧四週,本是熟悉的休息室,少了其他成員們的嘻鬧聲,竟有些不太習慣,但總歸是喜歡的,這樣寧靜的氣氛。從未去注意的角落堆著幾本過期的雜誌,用來試衣補妝的鏡子邊緣沾上了一抹彩妝,某人忘記帶走的外套還孤單的掛著。一個個小地方顯露出人們在這活動過的痕跡,其中也包含著我們9人一起走下的。我們認識多久了呢?有一年了嗎?說長不長,但已足以讓一個人喜歡上另一個人了。

 

  這時,有紗動了一下身子,但並沒有醒來,看來只是要換個姿勢睡罷了。只見她稍稍側過身,卻開始斜斜地往我這倒,接著她的頭便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如同老套愛情故事的劇情一般。但此刻我內心只想吐槽,她還真是什麼場合都能睡呢。搭車移動時不顧四周吵鬧闔眼就睡,舞蹈排練的休息時間直接躺在硬質的地板上,出席活動為了不破壞髮型用勉強的姿勢趴著卻還是能睡得很熟。所以就算我現在將她棄置不管也沒什麼問題的吧,說不定她醒來還會說「睡了一場好覺。」之類的話。

 

  我輕輕移動身子,與她坐近一些,好讓她的身體也能靠在我身上,這樣應該會好睡許多。想到幾天前在美國也有類似的狀況,只不過兩人的立場正好相反。

 

  當時已經睡著的我隱約感覺到有人離我很近,警覺心促使我從睡夢中甦醒,但熟悉的氣息又讓我卸下所有防備,半睡半醒之間,感覺到她輕輕地將我抱起,為我調整出舒適的空間。之後她似乎還對我說了什麼,已經想不起來了。但那晚,我倒是真的睡了一場好覺。

 

--------------------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後,專注玩著手機遊戲的我,察覺身旁的人有所動靜,一邊維持著手上的動作隨口問了一句「醒了?」

 

「我一直靠在你身上嗎,抱歉。」

 

  半打哈欠的聲調聽起來有些好笑,呵呵,來幫她清醒一下好了。把銀幕顯示著「LIVE成功」的手機放到一旁,轉頭看向她。

 

「沒關係,我很樂意給妳靠著……」

 

  我伸手攬下她揉眼的手,直盯著她的眼睛,用輕柔的語氣說著。只見她漸漸睜大雙眼,剛睡醒時較高的體溫加快臉上紅暈的浮現,她真是太好懂了。我再度拉近彼此的距離,接續我未完的話語……

 

 

 

「只要妳沒流口水的話。」

 

  聽到那三個字,她下意識地緊閉雙唇,快速地把頭別向一邊,同時手也往臉上抹,卻又猛然想起什麼似地往我肩膀看,是在確認我有沒有受「洪水」波及吧。

 

「呵呵,騙你的啦。」

「喔…喔,好險。」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但臉上仍舊紅通通的。說來,她慌慌張張的樣子其實並不常見呢,在平常,就算她小小搞砸了也多是傻笑著認了。我看啊,她也只有在喜歡的人面前才會如此不淡定吧,我講這種話會不會有點得意忘形啊,哈哈。

 

  如果要說我們現在的關係,嗯……雙向單戀?誰都還沒表白,她甚至還不清楚我喜不喜歡她,嘛,會有如此疑惑也是理所當然。一是因為她遲鈍。二是因為在她看來,我對喜歡的人的表現應該是……

 

「來了!第一名!!……阿勒?什麼嘛,妳們已經到了啊。」

「しゅかしゅ,你這樣突然衝進來會嚇到人啦。啊,すわわ~ありしゃ~~」

 

  帶著如破門般氣勢進來的是朱夏,後面跟著的是愛奈。

 

「愛奈~」我起身給了愛奈一個擁抱,朱夏便在旁邊不斷嘟嚷著她也要抱,於是我伸手一攬,將兩個小傢伙抱個滿懷,誰叫她們這麼可愛呢。

 

嗯,我喜歡抱抱小個子的女孩子,所以我愛戀的對象應該也會是這類型,至少其他人是這麼認為的。

 

 

--------------------

 

 

  【7/8 晚上 生放送結束】

 

我今天似乎很有些嗨過頭了,剛才在屏幕上也看到幾行彈幕說我今天怪怪的,嗯,我自己也這麼覺得。講的話比平常多了不少,臉上笑容也停不下來。還有三年級的摔角,沒想到我看到這麼惡意的題目竟然會感到躍躍欲試。然後「不用喜歡兩字來表白」的那道題目突然去抱朱夏,又馬上回應愛奈的答案。我果然怪怪的。

 

乘著還在興頭上,找大家拍了不少照片,聊一些有的沒的,當然也跟有紗聊了。

 

「吶,剛才你說愛情有分輕重,那怎麼樣算重?怎麼樣算輕呢?」

「就是……對方在自己生命中佔多少份量吧,有些人希望與另一半分享自己生活的每一刻。有些人則把愛情作為人生的其中一部分而已。大概是這樣的分別吧,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那有紗妳是哪一種呢?」

「我嗎……我本來覺得自己是第一種吧,像我剛才答的『請一生都待在我身邊』,但後來想想,如果對方不是這樣呢,那不就變成一種壓力了嗎。所以我想我還是順著對方的意思好了,對方感到快樂最重要。」

「怎麼聽著有些被動?我還以為妳是會毫不猶豫追尋愛情的類型。」

「我在妳心目中只是個熱血笨蛋嗎。」

「啊啦,難道不是嗎?」

「是是是。」

 

  她還是老樣子,放棄跟我爭辯,隨便我怎麼說都好。不過,「順著對方的意思」嗎……

 

  感覺不能在這麼繼續下去了……

 

 

--------------------

 

 

  【7/18 下午 浦ラジ#15 收錄當日】

 

  沒想到すわわ會來,就只為了幫我慶生特地跑一趟,看到她捧著蛋糕進來,我高興得都要說不出話來了,呀~!好開心啊~~!

 

「那すわわ妳要不要回應一下愛奈剛才告白呢?」

「欸,那……我也最喜歡愛奈了喔。」すわわ邊說邊給了我一個擁抱。

「嗚哇~謝謝~」

 

「幾歲啦,愛奈?」

「21歲~21歲了喔~」

「すわわ幫幫我啊,她這情緒我一個人撐不住啊。」

「苦笑。」

 

  我開心地一左一右轉頭看向她們兩個,

  一個對我的無理撒嬌有些不知所措卻還是溫柔以對,

  一個毫不掩飾地四處展現對我的疼愛,

  能得到兩人溫暖關愛的我非常幸福,最~喜歡他們兩個了!

  所以啊,我希望她們也能得到幸福喔。

 

 

--------------------

 

 

  結束收錄,大家一起愉快地享用蛋糕,也收到了兩人以及staff送的禮物,算是完成了一場小小的慶生派對吧。接下來還有一個關於下次收錄的小會議,すわわ也就不再多留先行離開了。

 

  約30分鐘的會議結束,跟staff們一一問候道謝。我跟ありしゃ接下來都沒有其他工作,便在錄音室外的公共休息區小聊一下。

 

「對了,我聽過上週的廣播了,沒想到光是決定C&R就耗了這麼多時間,哈哈哈。」

「是啊,すわわ有時候還挺頑固的。」

「但ありしゃ都會很有耐心地陪著她呢。」

「是啊,為什麼呢。」

 

「因為妳喜歡她,對吧。」

「…」

 

「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喔,因為我一直都看著ありしゃ啊。」

「……說不定愛奈比我自己還更了解我呢。」

 

「為什麼不告白呢?」

「すわわ喜歡的,是愛奈妳不是嗎。」

 

  她笑得很溫柔,也很感傷。

 

  ……

 

「ありしゃ你這大笨蛋!」

「!?」

「不要擺出一副認輸的表情啦,妳根本就還沒付諸行動過不是嗎!不用一直考慮別人的感受,就為了自己好好任性一回啦!所以說,妳快點去跟她告白啦!現在!馬上!!」

 

  我開始催促她趕緊收拾東西,不給她任何一點回話的機會。一陣手忙腳亂把她送到門外,我鬆開了推著她肩膀的手,輕輕一推,她向前走了幾步後回過頭看我,而我只是揮了揮手,用最燦爛的笑容,目送她離開。

 

 

-----------

 

 

  【黃昏】

 

  就算愛奈叫我現在去,但她應該早就走遠了吧,而且現在真的適合嗎,告白不是應該找個氣氛比較好的時機嗎。慢步走在街上,看著聯絡人名單裡熟悉的名字,卻遲遲按不下通話鍵。

 

「阿勒?有紗。」

「哇!嚇我一跳。」

「這也能嚇到,我只是普通的搭話啊。」

 

  是很普通沒錯,但搭話的人是心裡想著要告白的對象,這就不普通了。

 

「我還以為妳早就走了。」

「剛剛在附近閒晃了一下,有點口渴就去便利商店買冰淇淋,出來就看到妳了。要一起吃嗎?」她說完便逕自走到便利商店前的長椅坐下,把塑膠袋裡的冰淇淋拿出來。

 

  一個人在街上閒晃,一個人在便利商店吃冰淇淋。如果是在我剛認識她的時候,一定會對此感到很意外。但現在已經很習慣她的特立獨行了。

 

  坐到她的身旁,見她將杯裝冰淇淋的蓋子取下,用木勺挖了一口冰,往我這舉來,我搖了搖頭表示謝絕。

 

「草莓口味的喔。」

「不用了,你吃吧。」

 

  她也不再多說,靜靜地吃了起來,這是她今天的第幾個冰淇淋呢?正想開口問她時……

 

有紗,」

「嗯?」

「我喜歡妳。」

「!?」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我的腦筋頓時一片空白,再回過神,眼前是逐漸放大的白皙面孔,隨後感覺到臉頰被一陣柔軟覆上,冰涼的觸感伴隨著清甜的草莓香氣……等等,她說喜歡我?すわわ說她喜歡我?還…還親了我!?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有紗?喂~小宮さん?還活著嗎?」

「啊!是!還活著!不對不對,妳剛剛的…是什麼意思?」

 

  冷靜,冷靜。就諏訪ななか這個人來說,對同性說喜歡跟親臉,可能也只是展現對親密好友的好感。並不一定是想跟對方交……

 

「我們交往吧。」

 

  還真的是啊……

 

「可是,妳不是常常開我玩笑,欺負我鬧我嗎?」

「因為喜歡啊。」

「但喜歡的話,不是要像對愛奈或朱夏那樣,常常抱抱跟牽手嗎?」

「那也是喜歡啊。另一種喜歡。」

「啊啊啊我不懂啦!」我煩躁地抓了抓頭,希望腦袋的運轉可以再快一些,但似乎是徒勞無功。

「呵呵,不懂就不懂吧,反正妳現在知道我想交往的人是妳,這樣就夠啦。」

 

  在我還在苦苦糾結如何表白自己的心意時,妳卻在如此平凡無奇的情境下搶先告白嗎,果然很我行我素呢。

 

「所以,妳的回應是?」

 

  她依舊維持著平緩的步調,伸手為我理了下頭髮。我想,我以後一定還會為她這不經意的小小舉動感到心動不已,不同的是,我不會再隱藏這份悸動了。

 

「我可以嚐嚐那個冰淇淋嗎?」

「嗯。」

 

  透過嘴品嚐到的冰淇淋滋味,

 

  好甜。

 

 

 

 

  待續

 

--------------------

作者廢話:

最後那句有看懂發生什麼事吧?深怕自己寫得太隱晦

ars那句「我可以嚐嚐那個冰淇淋嗎?」也算是我歪打正著有去呼應文中提到的"不用喜歡兩字來告白"吧hh

至於ainya那邊,作者我自己也不確定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喂

 

補充說明

ars睡覺流口水、sww常一個人上街閒晃,這都是本人說過的,不是我亂寫喔(澄清

 

對了對了,差點忘記講,
原本設定是要在沼津煙火那次,讓ars先告白的,但後來覺得太普通了,應該要讓sw桑來個出其不意,殺ars個措手不及。所以寫出了「在平凡無奇的情境下突然告白」,感覺比較有sww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