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諏紗】即使被隨意對待,小宮さん也不會對諏訪さん生氣 特別篇1

 

前言

為了慶祝2nd live圓滿結束,以及諏紗在live上發了不少糖,所以一口氣發了兩篇特別篇(R)

 

時間點:作者還沒確定,但至少有交往3個月以上

 

系統提示:本篇服用時請加"帥帥的sw"濾鏡(不得不說2ndsw桑真的很帥,尤其眼神超殺

 

 

====================

 

  今天跟梨香子約出去一起吃飯,兩人聊了很多有的沒的,而女孩子間的閒聊果然還是少不了戀愛話題,尤其好友正好處在熱戀期那就更不會放過聽八卦的機會,但說實在我很不想聊這些,尤其是跟梨香子,總覺得會被她抓到什麼把柄。

 

「你跟すわわ怎麼樣啦?」

「妳們不都知道了嗎,在交往啦。」

「不是啦,我是問進展到哪一步?接吻了嗎?」

「這不關妳的事吧。」

「嘛~總是會想聽聽好友的戀愛八卦嘛。所以,有接過吻了嗎?」

「唉…有。」

 

  看她窮追不捨地問話,要打發掉應該是沒門了,那就準備應戰吧。反正接下來應該會問「接吻是在什麼時後?什麼情境?」這樣的問題吧。在腦內擬定好要回答的內容,舉杯抿了一口水,等待著她的攻勢,隨時準備反擊。

 

「那,做了嗎?」

「咳!咳咳……妳…妳問這幹嘛!」

「哎呦~好姐妹一場說一下嘛~怎麼樣?有嗎?」

 

  完全是預料外的奇襲。就好像沙場上兩方都佈好了陣型,足輕緊握手上兵器,弓箭與鐵炮隊也蓄勢待發,就在吹響進攻號角的那一刻,敵軍埋伏在側的騎兵隊從側邊發動突襲,一晃眼的功夫,我方大將已跪在敵軍將領前任人宰割,這時,是要降伏對方呢?還是該貫徹自己的道,寧死不屈呢?

 

  唔…我是不會向逢田氏低頭的……

 

「……沒有。」

「啊,妳猶豫了一下,其實是有吧!」

「就說沒有啦!」

 

  太大意了,竟被她抓到破綻,這是我小宮一生犯下最大的錯誤,恨不得現在馬上切腹自殺啊。

 

「吶,那是誰在上面啊?是有紗妳吧,畢竟是年上又這麼護著她。」

「……」

「阿你怎不說話啊,欸……難不成……」

「……」

Wow~さすわわ。

「啊啊啊~~!!」

 

  是的,今天我完敗在逢田氏的軍勢下。而那天,我敗倒在諏訪氏的攻勢下,或是說……身下……

 

--------------------

 

  跟ななか開始交往後,一直維持著穩定的關係,會約會,會牽手,會接吻,但卻從來沒提過更之後的事。即使她現在每隔一兩週就會來我家留宿,但夜裡也只是抱著彼此入睡,僅此而已。

 

  老實說,我還挺在意的。也許該跟她談談這事。

 

  那天,ななか來我家過夜。我們像往常一樣,一起享用我做的晚餐,窩在沙發上聊天、看電視,渡過了溫馨愜意的兩人時光。夜深,我們躺在床上隨意翻閱雜誌,滑滑手機,睏意隨時都可能襲來,我鼓起勇氣提起這個害羞的問題。

 

「吶,ななか,我們交往也有好一段時間了。

「嗯。」她視線依舊停留在手機上,嘴也沒張地嗯一聲做回應。

「接吻也都有過了。」

「嗯。」

「那你有想過……接下來的……」

「嗯?接下來的什麼?」大概是因為我停頓許久,她便發出了疑問,但仍舊懶散地癱著,一副完全不想動的樣子。

「算了,以後再說吧。」

 

  我擺了擺手想打消這個念頭。就在這時……

 

「妳都提起了幹嘛還等以後呢。」她突然起身跨坐到我的身上。

 

「!?」

 

  她一手撐在我耳邊,一手從我衣服下擺竄入,輕撫著我的側腹,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問我有沒有想過?我是無所謂啦,保持目前這樣的關係也沒什麼不好。」

 

  她的手慢慢向上摸到我的肋骨,有些冰冷的觸感讓我倒吸了一口氣。她嘴角輕挑,俯身湊近我的耳邊。

 

「但如果有紗想要的話……我樂意奉陪喔。」

 

  話語剛畢,她舌尖輕舔我的耳垂,然後沿著我的耳廓描摹。我無法自主地微微顫抖,心跳開始加速,下腹部更是燃起一陣躁動感。這感覺很不妙。

 

「等一下!」

 

  我雙手搭上她的肩膀一推,不出多少力氣就將我們的距離拉開,她也收回了伸入我衣下的手。我鬆了一口氣,試著緩住自己紊亂的呼吸。從剛才推開她後,我就將臉偏向一邊,我告訴自己不能看她,絕對不能,因為我知道,如果我現在看向她,事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了。

 

  沉默圍繞彼此不知過了秒後,她淡淡一聲「抱歉。」起身從我身上退下,頓時我腦海中閃過數個她現在可能的表情,她會因為我的拒絕而錯愕嗎?還是會為她自己突然的舉動感到愧疚?瞥一眼就好,只要瞥一眼,讓我知道她還好嗎……

 

「……」

「……」

 

  我們對上了眼,她看起來很平靜,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跟往常一樣,恰到好處的距離。但想到這,一股失落感卻在心裡蔓延開來,這才察覺,原來,我是如此希望以及期待她的觸碰。

 

「ななか……

「怎麼啦?」

「妳…可以……」

「可以什麼?你不說清楚點,我可聽不懂喔。」

 

  她又開始使壞了,她一定早料到會有如此發展吧,打從一開始便掌握了全局,我則是落入她陷阱裡的小白兔,而且是還是自己傻傻跳進去的。

 

  她充滿壞意的笑容與眼神,無形地逼迫著我要我將羞恥心全部榨乾,明明選擇權在我,我卻不是高高在上的那位。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紅透了,雖然在喜歡的人面前臉紅是很理所當然的是,可我果然還是不喜歡這樣,因為慌了手腳的永遠只有我一個,為什麼她都不會臉紅呢?為什麼她都不會感到害臊呢?太不公平了。

 

  我將自己的雙手交握在一起,但手指還很不安分的摩挲著,此刻我切身感受到,要向人說出那種話有多麼困難。一陣深呼吸後,我開口…

 

「可以…抱我嗎?」

 

 

 

  她沒有回應,而是直接吻上我的唇,掌握主導權的她,少了平常的甜糯乖膩,多了些主動進取卻不強勢,優柔如平靜的湖水一般,將我方才的緊張與不安化為泡沫消散,細膩綿長的吻最後帶著一絲不捨而分別。

 

  她伸手一一解開我胸前的衣扣,一切是如此的緩慢。她像是一名深情的收藏家,以認真溫柔的神情,細心對待她的珍貴收藏。我撫上她細緻柔嫩的臉龐,回以我的是溫暖深邃的眼眸。我喜歡看著她的眼睛,過去曾被人開玩笑說我怎麼眼神老往她身上跑,卻常常在她回頭與我對視的瞬間別開視線,是暗戀中的小男生嗎?也許是吧。而現在的我是熱戀中的笨蛋吧。

 

  兩人皆以退去所以衣物,她將臉埋入我的頸窩輕啄,手則輕巧地在我肌膚上遊走,彈奏著無聲的抒情曲調,若有似無的觸碰一點一點刺激著我的感官,接著她將手滑到我腿間,她知道我已經準備好了,仍還是緩下了動作,她在等著我的最後許可,我在心裡笑了一下,平常對我毫不客氣的大小姐,此刻是個無微不至的體貼紳士,俯身鞠躬邀請我與她共織一段只屬於我們的雙人舞。我點了點頭,她的手指緩緩沒入,異物進入的不適感讓我反射性地繃緊神經悶了一聲,她也馬上察覺了。

有紗,放輕鬆。」

在我額頭上留下一吻有如魔法般,將我身心上的緊張全數消除。我攬住她的背,拉近彼此的距離,緊貼的肌膚可以感受到彼此的炙熱。很安靜就像我們長久下來的相處,很躁動不似我們一直以來的溫度。未知的體驗在她的陪伴下,我願意毫無顧慮地繼續走下去。

 

「己經沒事了…可以繼續…」

「嗯。」

 

  感覺到她的手開始緩緩動作,起初的不適感也逐漸轉為酥麻的快感,我緊咬著嘴不讓自己發出喊聲,她卻直接用吻撬開我的唇,於是嬌喊聲便從我們交纏的唇舌間出走,再也收不回來。她漸漸加快了動作讓我無法再回應她的親吻,只能在急促的喘息中不斷呼喊她的名字。

 

「…哈…ななかななか……啊啊!」

 

 

  最後,在她的擁抱中我迎向了高點。猶如香檳氣泡般的甜美溫存,沉醉在微醺的浪漫氣氛中,我們額頭相抵,此時此刻,眼前的人即是彼此的全世界。

 

「我愛妳。」

「我也愛妳。」

 

 

End

 

====================

 

作者廢話

  我先自我吐槽一下……我不是在寫諏紗嗎,怎麼開頭的宮梨會戰寫得這麼起勁,這歪樓歪很大啊喂。

 

  原本這兩篇的內容是要安插在之後的連載裡的,但live吃了糖太興奮就提前產糧了hh,於是就變成我連載那邊才剛交往,這邊就已經[嗯哼]了,進展跳得有點快啊(

 

  相信不少人感到驚訝,沒錯!我寫的是sww攻!以前就覺得sww可以發展池面屬性,看過2nd後更是堅信不移!呀—諏訪sama好帥啊(迷妹模式)。我覺得啊,sww平常總是一逮到機會就欺負人,但在重要時刻就會展現認真溫柔的本性,不知道大家是怎麼想的呢?

 

  不過站ars攻的也別慌,特別篇2就是互換立場了。而且2的最後我還把兩人攻受關係的設定寫出來了(我為什麼要做這麼破廉恥的事啊啊)

 

  那麼,下一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