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諏紗】如果有紗很纏人的話【ooc系列】

 

OOC注意!!

 

  以前寫過家庭跟學生paro,也只是年齡跟身份的操作,人物個性我都很小心地揣摩。這次則是故意把角色的一項個性或特點大改動,看會寫出什麼故事。無法接受的人請不要看喔。

  這篇先當試水溫,其他想寫寫看的還有:如果兩人脾氣超差、如果すわわ是害羞軟萌、如果有紗……之類的,就看大家接不接受囉。

 

  另外,《小宮さん不會對諏訪さん生氣 08》我會盡量在明後兩天生出來。

 

下面正片↓

 

==========

 

  酒杯碰撞與口耳交雜的聲音,把小小的居酒屋的空氣給豐富。店舖最深處一桌是群年輕女性,她們剛上門時,老闆還猶豫是否該詢問其中幾人的年齡,但也只是猶豫。

 

  年輕女性中坐在最裡邊靠牆的是諏訪ななか,她正被鄰座的人勾搭著肩膀,持續多久了?只覺得開始有些倦了,無奈好像甩不開也逃不了,「纏人的傢伙」一直是她對小宮有紗的代名詞。

 

「すわわ還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幫你點。

 

  那人杯裡的酒水隨著語調搖擺,再高個幾毫米就要灑出來,すわわ趕緊提醒對方拿穩點,心想若真的灑了,幫忙收拾殘局的也是自己,那還不如一開始就看緊些。

 

「不了。」

「真的?你剛才也沒吃多少啊。」

「你也知道我食量不大,就別一直問了。」

「可是看妳最近又變瘦了,很擔心呢。」すわわ看到對座的友人A挑了下眉毛。

「是因為有在運動才瘦的。」

「嗯……但今天早上去接妳,妳氣色也不太好,有好好睡覺嗎?」對座的友人B夾到一半的小菜差點掉了。

「輪不到妳這工作狂來說。」

「我怎麼樣無所謂,妳比較重要。」對座的友人C把嘴裡的酒噴了

「我又不是妳的誰,別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

 

  終於,搭在すわわ肩上的重量消失——是的,剛才對話時也一直搭著——正當她要鬆一口氣時,身體突然開始傾斜,右側臂膀傳來軟軟的壓迫感,對座的友人們別具深意的眼神以及興奮驚呼「是壁咚!」,很老套但沒錯,是壁咚。

 

「妳會覺得我很煩嗎?」

 

  已經很近的距離又被更加縮短,蹙眉睜著好看的棕色眼睛可以說是深情款款,此處瞬間變成告白現場,存在感依舊很高的對座友人們,一個已經拿起手機錄影,另一個嘟嘴在暗示親親,還有一個帶節奏唸著「在一起,在一起。」,すわわ瞇起眼睛恨不得立刻展開

swworld結界隔絕這一切,於是便撂下了狠話

 

「很煩。」

 

  簡單兩個字就把有紗給擊沉了,是指物理上的擊沉,現在有紗整個人脫力掛在すわわ身上,不過臉朝下看不清表情。

 

「啊~小宮選手第7次被拒絕!」

「實在太令人感傷了。」

「すわわ妳怎麼忍心。」

有紗別難過,我們會陪你的。」

 

「明明是她一直纏著我,怎麼都把錯怪在我身上啊。」すわわ一邊回話一邊努力試著把軟癱在自己身上的人推開。

 

「那妳就不要拒絕啊。」

「我們都很支持妳們在一起欸。」

有紗那麼喜歡妳又寵妳,妳就接受她吧。」

「不要。」すわわ感覺到扒在自己臂上的手掌微微動了一下。

「唉……我看有紗要不就放棄吧,すわわ這種壞人不要也罷。

「我怎麼變成壞人了啊!」

 

「好吧……我不會再煩你了。」

 

  有紗坐直身子並與すわわ拉開距離,拿起酒杯喝了起來,友人們也開始安撫她或是找些別的話題跟她閒聊,試圖讓她振作。而すわわ倒也沒什麼特別感受,就像前面講的,這不是第一次拒絕了,總該是清清楚楚做個了斷的。

 

「我看我還是先離開吧。」

 

  すわわ起身離席,與有紗錯身時,兩人都沒有看對方。

 

----------

 

  一個小時後,すわわ接到友人的電話,叫她來幫忙送喝醉的有紗回家。

 

「妳們不能送嗎?怎麼一定要找我呢?」

「這個嘛……」

 

  趕到現場的すわわ看到一群苦笑的友人們,以及蹲在一旁抱著膝蓋的有紗,便逕直走到她面前。

 

有紗。」

「……」

「起來吧,該回家了。」

「別管我了。」

 

「……好吧,各位,我也說不動她,妳們就想辦法把她扛回去吧。」すわわ轉身向友人們高喊後,又嘀咕幾句「真是,這麼晚叫我出來,等等還要一個人回去不是很危險嗎。」

 

  這時,すわわ的袖口被什麼人掐住,剛才還低頭發悶的有紗,現在一臉擔憂的神情看著すわわ。

 

「我…我送妳回去!」

「笨蛋,還對甩了妳的人這麼好啊。」

 

  對方這話一出,有紗鬆了手要縮回去,卻被すわわ牢牢牽住。

 

「走吧,我家比較近,妳今晚就住我那吧。」

「欸?真的可以嗎?」

「條件是,別再那麼纏人了……適可而止一點…我也不是不喜歡妳……」

「好!」

「欸別突然抱過來啦,不是叫你適可而止嗎!」

「因為太開心了嘛~」

 

 

 

  友人們的眼睛在大半夜被閃瞎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