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諏紗】背叛

 

 

*BE有小車車。

*全篇幾乎沒提到人名,但人物的確是諏紗喔(怕大家忘了w

*這次不走溫馨牌了,大過年的給你們看虐虐的真是抱歉啊w

 

==========

 

  全身上下傳來刺痛感,右手臂更是幾乎無法動彈,這狼狽模樣被其他弟兄看到,會被笑是不配當組織的幹部吧,但他們現在應該也好不哪去,也許已經死了......可惡。

  吃力地從床榻上坐起身,我正身處簡陋封閉但還算乾淨的的個室,手臂的傷被用繃帶簡單包紮著,頂多起到止血作用,是讓我別那麼快死吧。

 

「醒了?」

 

  走進門的長髮女性身著輕便俐落的裝束,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但領上那枚代表敵對組織的徽章倒毫不留情地刺痛了我。

  她,背叛了組織。一方面取得我們的信任,一方面在各地佈下反叛的種子,最後一舉突襲,趁我不備之時奪去我的武器並砍傷了我。即使受過再多的訓練,還是敵不過突如其來的刺殺,這點我是最清楚的,因為我也如此對付我的暗殺目標的。而今,人人懼怕的殺手落作被雜魚們毆打等死的階下囚。

 

明天進行處決。

「為什麼背叛我們?」

 

  死的覺悟我早就有了,現在我只想知道她背叛的理由。

 

「我一開始就是作為臥底接近你的。我的父母還有弟弟都是被妳所殺。」

 

  父母跟弟弟?啊,想起來了,那一家人到最後臨頭依然堅毅無懼的眼神,確實跟她一模一樣,原來那個下落不明的長女就是她,我怎沒有早點發現呢,真是犯了大錯。果然不該信任何人的。

  第一次見面只覺得是個死腦筋的笨蛋,傻傻地跟在我手底下吃盡苦頭,還幾度捨身保護我,原來都是演的嗎。攢緊拳頭,被欺騙的憤怒與不甘頓時充滿胸腔,又很快地消散。也是,我樹敵無數,被人尋仇反殺也是遲早。

  她走近到我身前一手掐緊我的衣領,要我嗎?曾捫心承諾會保護我的那雙手,在她揮刀砍向我的當時,以及此刻,都已不俱意義,我就只是冷漠地望空一切

  她緩緩吸了口氣,隨後將我扯向了她,疼痛卻沒如我預期的降臨,感受到的是唇上的熱度。

 

「嗚...嗯...放開我!」

 

  礙於傷痛及所剩無幾體力,好不容易力才將她推開,卻又馬上被粗暴地按壓在床榻上。嘴再次被覆住,溫熱的舌頭強勢竄入口腔四處擾動,豐潤唇瓣來回吸吮汲取我僅存的呼吸,過了許久才分開了雙唇,牽起的銀絲緩緩斷開墜落。

  這時我才終於看清她的雙眼,她眼中不只是憤恨,還包含著許多複雜的情緒,全都被我一一讀懂,呿,第一次這麼討厭自己善於察言觀色的能力。

 

「哈......這也是報復嗎?我們至今的一切也都是你用來宣洩仇恨的?那我還真是完全落入妳的陷阱裡了呢......嗚啊——」

 

  手臂的傷口被用力掐住,眼前一陣花白,身上衣物被胡亂退去,無數的吻落下於頸肩、於胸前,十分粗魯卻又該死的令人熟悉。

  生硬地回握我的牽手,到毫無保留地熱情深擁,我們經歷了好多好多。可那夢夜裡環抱我的溫暖,不得再眷戀了。

  我用僅存可以活動的左手不斷推打,叫她停止這愚蠢的行為,她卻沒有半點動搖,伸手探往我的秘處,我試圖制止,可殘破的身軀根本無力反抗,同傀儡般任人擺佈,生理的快感與心理的厭惡像兩組交錯纏繞的傀儡線,來回拉扯我的身心。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響,然而激烈的攻勢毫不留情地攻破防線。按耐不住的嬌喘流淌,我恨不得立刻掐死自己。她從不介意我是個話少的人,而此時的她,則像個迷途的盲者汲汲尋求著我的音色。

  掐住傷口的力道再度加強,強烈的痛楚令我痛聲喊叫,身下的刺激也逐漸刷去我的意識。血液從繃帶滲出,染紅她的手掌,飄散的血腥味與她身上的香氣融合,是我們比肩殺出戮場時的氣味。妳一副不知痛地傻笑叫我為妳包扎傷口,我刻意使壞對妳說「哪天我死了就沒人幫妳這傻瓜療傷了。」妳馬上沉下了臉不准我開這種玩笑

 

  這個玩笑就快成真了吧。

 

「喂...到時候你會...親手殺了我嗎?」

 

  沒有回答。

 

「我可是...殺了...妳所有親人......妳不想...替他們報仇嗎——?」

 

  依舊不做回應,僅有愈發深沉的表情。看來,這是最後一次見到她,卻也越發看不清了。那就,快點結束吧,結束這一切。

 

「最後...

 

  嗯?

  她將頭緊靠在我的肩窩,低掠嗓音在隱忍著什麼,肩上傳來濕涼的觸感。

 

「最後,想再聽你叫一次我的名字。」

 

  什麼啊,都這種時候了……

 

「哼,想得美,叛徒。」

 

  該斷得乾脆點才是啊,笨蛋......

 

----------

 

「對方組織的首領及所有幹部,已全數處決。」

「知道了,你退下吧。」

 

  翻看著她書房裡的信件,確認是否有任何餘黨的可能性。卻在一本詩冊裡發現一張畫紙,是幅肖像畫,畫上的女性長相豔美瑰麗,笑容卻是如此婉約柔和,彷彿正望著她畢生摯愛一般。

 

  而畫的邊上有我熟悉的字跡寫著......

 

  有紗

 

  ......我又再次,失去珍愛之人了......

 

  End

 

==========

作者廢話:

  這篇我是半想刺客教條(刺客信條)系列的那種故事氛圍寫的,有玩過的朋友或許可以想著那種氛圍或時代背景,再回頭重新看一次這個故事,可能會有不一樣的觀賞體驗(?。

  sw的理性,kmy的糾結。這兩人的愛恨糾葛,想來是不會有撕心裂肺的哭喊吧。

  文中sw說那麼多難聽話也都是要對方別再留戀,就此了斷。

 

--

  發文後自己又重看了幾遍,原本全篇都打算用""的,好體現sw理性與對情感的抽離,卻發現有幾個地方不自覺地寫成"",正好都是sw在回憶美好過往的部分嗚嗚(゚´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