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極短篇x2 諏紗/王梨諏紗?

 

01 諏紗

  在這通訊軟體普及的時代,通電話已經不是最常見的聯繫手段了。尤其是在這位平常話就少的人身上更是少見。

「喂……嗯,7點對吧,我應該會提早過去……不用啦,你慢慢來就好……有啊……啊~就說了不用買啦,真是的,呵呵……好,晚點見,掰掰。」結束通話後還是收不掉臉上帶點小無奈的笑意,但在感受到某人不懂低調的視線後很快轉回淡然。

「怎麼?」

「沒什麼,只是……平常都看你用LINE通訊,講電話總覺得很難得。」

「是嗎?」

「而且看你講得挺開心的樣子。」

……嘛,因為是男朋友啊。」

「欸!?諏諏訪さん有男朋友?」

「他啊,又亂買東西說要送給我,真是講不聽。」諏訪沒有小宮一個是或否的回應,反而自顧自地說了起來,臉上浮現幸福的笑。

「你很喜歡他呢。」

「他對我很好,其他人都說他太寵我。」

「這樣啊……那很好啊!有這麼體貼的…男朋友。」

有紗。」

「嗯?」

「你在想什麼全寫臉上囉。」

「什麼?」

「吶,要不……」諏訪湊近到小宮臉旁,在她耳邊低語。

「我們一起做些壞事吧?當然,要對他保密喔。」講到最後一句時諏訪稍稍退開,將食指抵在雙唇前,極其甜膩地朝小宮微微一笑。

  危險的邀請,要答應嗎?

 

End

作者:其實sww說男朋友是故意騙人的,通電話的對象是諏訪爸爸喔w

好久沒寫壞壞的sww,真帶感( ´`)

 

===

02 王梨諏紗?

  夜裡,梨香子在床上無所事事滑著手機等待睡魔侵襲,沒想到雙人床另一側的好室友すわわ倒先拉起被子躺平了,明明平常都比自己晚睡的說。

「這麼早就要睡啦?」

「嗯,累了。」

「啊~今天的練習量挺大的嘛,すわわ體力不好喔。」

「梨香子你也差不多吧。」

「也是。」看向抱著被子閉眼準備入睡的すわわ,梨香子眼睛轉了轉,「那我也睡吧。」索性將手機放下窩進被裡。

「對了,有紗明天約妳吃飯對吧。」

「嗯啊。」すわわ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弱聲回應。

「也差不多該交往了吧,你們。」

「我們又不是那種關係。」

「最好不是啦,有紗怎麼看都是喜歡妳的樣子。」

「妳跟有紗才更要好,妳們怎麼不在一起呢?啊,不行,那樣的話king醬會難過的。」

「難過什麼啊,她們兩個都是我好朋友。欸,妳別給我扯開話題。」

「那妳也別再故意鬧我了。」

「好啦好啦。……吶吶,睡前來一個抱抱吧。」

「為什麼?」

「奇怪,妳不是覺得小個子好抱嗎,怎麼對我就這麼冷淡?」

「這是只對梨香子才有的特別待遇喔。」

「那還真是我的榮幸呢。」

「哼哼~好吧,勉為其難抱一下吧。」

「耶~喔,好近!」還以為只是意思意思抱一下,沒想到すわわ整個人都貼了過去,臉頰擠啊擠的。

「明明比我高卻像個小動物一樣,水獺?」

「喂。」

「抱歉抱歉,すわわ比水獺乖,也可愛多了。」

「妳是講真心的?還是在嘲諷我?」

「當然是真心的啊,怎麼?」

「唉,梨香子妳果然是個笨蛋。」鬆開手再嘆了口氣,翻身背過梨香子。

「什麼啦喂。」

「晚安。」

「…晚安。」

  這就是一對感情不知是好是壞的同床室友,以及她們各自曖昧對象,交織而成的日常故事?

End

 

說明:

  這篇不是拆開的[王梨/諏紗],是[王梨諏紗]黏在一起。rkk跟sww沒出岔的話(?)就只是好室友好閨蜜。常常鬥嘴但都吵得不慍不火,看似不怎麼親近,其實對彼此的事瞭若指掌,故事也主要是以她們的視角來展開。而ars跟king大概是對難兄難弟吧hh,一個明顯暗戀人家但不敢告白,一個像忠犬般殷殷勤勤但只被作當朋友。更糟的是,兩人還一度誤以為諏梨在交往而失去了人生的意義,像棄犬一樣在街頭小攤裡買醉痛哭?

  兩個貓系女跟兩個犬系女之間傻甜的逗趣日常喜劇。在劇裡我們也許會看到:兩位室友擠在浴缸裡話家常,或是一起盯著料理書為她們的晚餐找出路;休假日裡,戶外派室友想外出而不斷惡意干擾宅女室友打遊戲但未果;參加完聚會,不勝酒力的年輕室友輕輕掐著年長室友的袖口一起漫步回家;大胃王室友與挑食室友達成共同用餐時的分食協議,卻被友人數落說怕是要一個身材走樣,一個營養不良;發現文弱室友深夜未歸,抄起電話衝友人質問是不是對人家出手了的火爆室友;高個室友揹著扭傷腳踝的矮個室友,簡單兩句「對不起」「沒關係」後,寧靜感受秋夜歸途涼爽以及友人陪伴的美好。

  以上。編劇寫完這些就跑路了ε≡≡ヘ(*゚∀゚)ノ